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范寶琳出獄一周年致謝公告




范寶琳出獄一周年致謝公告

  
轉自維權網,2017112日)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_2.html?spref=tw



我是中國大陸的范寶琳。現居住在西安。今天是我出獄一周年的日子。去年的112日,我走出了位於渭南的陝西第二監獄。到那一天為止,我已整整被囚禁了17年半。但是,我還活著,我還像正常人一樣活著。

不過,失去自由的牢獄災難太過漫長,我的身體受到了嚴重的損傷,牙齒基本脫落完了,而頭髮也已經稀疏。 17年半來,我所面臨的人生境況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連我自己在入獄前也未曾想像到。今天,雖然歷經九死一生的坎坷,但我信念仍在,意志尤堅。

17年半的與世隔絕,我無法了解外面的任何信息。出獄後,這個世界已經像一個陌生的星球,讓我興奮而恍惚、焦慮又無所適從。

感謝上帝的恩典,讓那麼多和我素昧平生的人關心我、幫助我。讓我一步步回歸到正常的生活中來。這一年來,我最大的進步是我學會了手機的使用,可以上微信,可以用網絡和外界聯繫。這對於我來說是一個神奇的事情。

能使我在一年裡如此順利的進入到一個正常的生活狀態,和許多朋友的幫助是分不開的。這裡,我必須一一地予以感謝,以表達我的感激之情。

我是1999年因與當時海外民聯陣聯繫而遭抓捕的,被判無期徒刑。入獄前9年的時間,外界對我的情況竟然一無所知,這令我出獄後十分驚訝和費解。

幸運的是,趙常青先生2002入獄,當時被判5年有期徒刑,也被關進陝西二監。是他2007年出獄時,將我的消息和判決書帶了出去,而最早由維權網2008年向國際社會予以披露。我首先要向趙常青先生和維權網表達由衷的感謝!

我出獄後,才獲知在我獄中期間,澳大利亞的孫立勇先生、人權捍衛者(CHRD)、民主中國、浙江民主黨朋友、楊海先生都給予了我人道援助,在此,向他們表達真誠的感謝!

同時,也要感謝“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將我的名字錄入中國政治犯關注數據庫,並多年來對我進行持續不斷的關注和呼籲。

我出獄後,楊海先生和西安朋友又立即為我募集了安裝假牙的款項和生活費,送到我這裡。武文健先生將義賣自己畫作的數千元贈與我,天水李大偉先生、美國周鋒鎖先生和人道中國給與我及時的人道救助。還有許多國內、海外朋友也給了我寶貴的援助,在此,我向他們一併表達真摯的感謝!

而魏京生基金會授予我2016魏京生民主鬥士獎令我十分感動。海外同仁們的肯定是對我莫大的鼓勵。在此,我要向魏京生基金會和魏京生先生致以誠摯的感謝!

未來的路還很長,我還要靜下心來慢慢學習和生活。但我對自由民主人權事業堅如磐石的信念,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一路上有你們,我不孤獨也不絕望,我會一如既往地向前走下去。

謝謝大家!

范寶琳
2017112

附:范寶琳簡介(來源:中國政治犯關注)

范寶琳:(CPPC編號:000411964718日出生,陝西省西安市人,畢業於西北政法學院,原陝西省銅川市國家安全局偵查科工作人員,民主異議人士,中國曾押政治犯。

八九“六四”後,因同情中國民主運動,嚮往中國實現民主、自由與法治,1999531日與當時民聯陣'洛杉磯分部負責人伍凡取得聯繫,並於61日將六份絕密檔(即當年中共當局決定拒絕、阻止海外流亡人員回國等內部文文件)用傳真發給伍凡,被中共當局獲悉,遂於64日被陝西省西安市警方刑拘;

199973日被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

2000310日,被陝西省西安市中級法院秘密開庭審理;

200125日,被陝西省西安市中級法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後獄中被減刑為18年有期徒刑,又兩次減刑,在服刑長達175個月之後終於2016112日提前釋放;

據悉,其在被捕前未婚,現依靠已退休的二姐范寶鳳探望支持;長期的監獄生活已使其身體和精神備受巨大損害,頭髮已經謝頂,牙齒脫落,身體極度消瘦;

其案件情況外界長期不得而知,後因民主異議人士趙常青曾在20038月被判刑5年並轉入陝西省第二監獄服刑時,才獲其消息而被人所悉。

此前在陝西省第二監獄(又稱陝西省渭南監獄)服刑。

詳見鏈接:範寶琳 (CPPC編號:00041
http://cppc1989.blogspot.com/2014/02/cppc00040_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