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李小玲(女)(CPPC編號:00603)




李小玲(女)(CPPC編號:00603


出生年月不詳,廣東省人,深圳市番禺區居民,原軍人家屬,維權公民,人權捍衛者,中國在押維權人士。

2009年,曾因其幼子遭綁票殺害,法院雖對殺人者予以裁決,但其認為裁決明顯有失公平正義,隨立即向廣州市番禺區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然時至今日,該案件不僅尚無任何有效判決,她卻因喊冤成為當局不斷監控和打擊的對象,被屢遭恐嚇、拘留、關黑監獄等;在此期間,因其耳濡目染維權弱勢群體不斷被專制腐敗的體制所逼迫,並廣結正義維權友人,隨逐步由一名普通訪民成長為敢於對外發聲的民主維權公民;20131212日,其子被綁架撕票案在番禺區法院開庭受審,因法庭進給李小玲6個旁聽席位,她認為此舉違反公開審理原則,剝奪了公民的旁聽權,堅持要讓所有人進入法庭旁聽,法警因而故意阻攔其進入法庭,最後當其准入法院時已經遲到,遂被主審法官立即以原告遲到為由宣布本案按撤訴處理;其不服裁決,在法院外抗議,即被警方送往番禺區戒毒所關押,并被處以行政拘留10日;2017517日,曾因到珠海市中級法院辦理相關行政訴訟材料遞交手續時,法院工作人員在收取材料之後又想反悔,並要求將給其的回執單收回,其不同意,遂被五六個法警限制人身自由,其撥打110報警,竟被趕來的警方用暴力手段強制押送到南溪派出所(注:出警領導是葉生副所長,李小玲是被幾個警察面部朝下抬出法院);當天晚上,在派出所被長時間關押審訊,其出現頭暈、眼痛症狀,進而出現頭疼眼疼加速並嘔吐,以及青光眼症狀;其多次要求警方盡快將其送到醫院治療,但警方故意拖延並持續給其做筆錄,直至7小時之後,其因昏迷無法再做筆錄才送到當地香洲區人民醫院救治,但終因搶救時間太晚而導致左眼失明。

20176月初,因此前遭珠海市警察暴力執法而眼睛失明,遂手術後發起李小玲六四光明行,以示捍衛民主自由人權之決心;201763-4日,當其與他人踐行六四光明行,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牌要求當局平反六四時,被北京市西城區警方立刻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且關押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 同年75日,雖其被北京警方取保候審,但旋即被珠海警方帶回繼續軟禁多日,後因其設法逃跑,又被珠海警方出大量警力攔截,遂再次被行政拘留10天,期滿後直接被送至珠海市第一看守所關押;2017912日,其被珠海市檢察院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批捕,至今未審待判;據悉,關押期間,其遭到非人道虐待,曾被連續提審22次,且每次提審時間長達近5個小時,導致其舊病復發、身體極差,眼睛不好,頭、腰坐骨神經都痛,睡在地上,長時間不能入眠。

目前被羈押於廣東省珠海市第一看守所。



(廣東維權公民李小玲)




(李小玲在維權)



(李小玲與其弟弟在一起)



(廣州李小玲與六四倖存者齊志勇在一起)



(李小玲和朋友為虐待致傷她眼睛的警方送去諷刺錦旗)



(李小玲呼籲無罪釋放吳淦)



深圳番禺區法院因李小玲兒子被撕票案庭審遲到而裁定撤訴)



(南方街頭勇士羅向陽舉牌聲援被警方延誤病情的李小玲)



(唐荊陵和劉正清律師曾為原告李小玲出庭旁聽聲援圍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