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2017年中國在押政治犯、良心犯報告: 有計劃的謀殺(第一部分)



2017年中國在押政治犯、良心犯報告:

有計劃的謀殺——中共以酷刑和不人道監禁對政治犯、良心犯所實施的大規模的秘密殺戮(第一部分)

發佈: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   魏京生基金會
時間:20171210


目錄:(中文版)

概述
一、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當下空前惡化的生存境遇
二、近年來在中共酷刑與不人道監禁下的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的12份死亡案例
三、基督教家庭教會全能神教會信徒受逼迫死亡者18人案例
四、遭受酷刑和不人道監禁232份案例
(一)在押判刑政治犯、良心犯受酷刑、不人道監禁案例(共116人)
(二)在押未判政治犯、良心犯受酷刑、不人道監禁案例(共17人)
(三)曾押被判政治犯、良心犯受酷刑、不人道虐待案例(共81人)
(四)曾押未判政治犯、良心犯受酷刑、不人道虐待案例(共18人)
五、100名亟需國際社會營救的著名政治犯、良心犯名單
六、國際社會的人道責任和救援
七、“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資料庫概要
結束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概述  中文版)

本報告即“魏京生基金會”所屬“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首次正式發佈關於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的年度人權報告。

“中國政治犯關注”(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簡稱CPPC),是由一批中國大陸人權捍衛者和海外義工組成的人權機構。自201421日建立以來,一直秉承“爭取中國大陸每一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都獲得自由,關注所有中國政治犯、良心犯及其親屬的艱難生存境遇”的宗旨,默默無聞、不求名利地積極運行,到目前為止,共調查、統計、整理並編錄了611名政治犯、良心犯簡介,成為全球關於中國政治犯、良心犯最重要的資料庫之一。201712CPPC正式加入魏京生基金會,成為魏京生基金會下屬專門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常設機構。

本報告旨在通過盡可能準確而全面地對當下中國大陸政治犯、良心犯所面臨的真實處境的描述,喚起國際社會對中國大陸政治犯、良心犯人權狀況的更多關注和介入,以拯救他們日漸危機的生命。

自習近平2012年主政以來,中國大陸政治犯、良心犯的境況非但無絲毫改善,相反,其人權處境越加惡化。709大抓捕律師事件震驚海內外,而酷刑和非人道監禁已呈氾濫局面,更嚴重的是,大陸著名政治犯、良心犯近年來陸續在監禁中死亡,而此種死亡現象仍有繼續擴大之勢,如劉曉波、彭明、李旺陽、丹增德勒仁波切、曹順利、楊天水、努爾莫哈提•亞辛、王榮清、張建紅(力虹)、張六毛……,都是這些年來因中共監禁而非正常死亡的政治犯、良心犯。其中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有民運領袖、有宗教領袖、有維權領袖。他們都是在中國大陸有巨大影響力的人物,而都是在入獄數年甚或數個月後,或刑滿釋放前非正常死亡的。中共當局無一例外的把這種死亡歸結為疾病,而實際上是中共當局有目的、有計劃的用非人道監禁方式刻意虐待和折磨他們而導致死亡!

中共當局以酷刑和不人道監禁對政治犯、良心犯所實施的大規模秘密殺戮的計畫,因死亡事件的層出不窮而日漸清晰的展現在世人面前。目前這一有計劃折磨虐待(含身體折磨和精神虐待)政治犯、良心犯使其儘快死亡的秘密殺戮計畫已昭然若揭。本期報告的核心主旨就是通過一個個鐵的案例和事實來向全世界證明中共這一邪惡屠殺計畫的存在以及其實施的方式。

即便是在中共現有的法律框架內,中共當局要想以法院判處死刑來處決政治犯和良心犯也是非常困難的,而且如此行徑會像伊斯蘭國一樣要遭受其難以承受的國際壓力。而非法的秘密暗殺將又可能使得大陸社會發生當局難以控制的事件。由此,長期以來,以酷刑和非人道監禁來有計劃和秘密殺害政治犯、良心犯已經在中共當局內部成為一個通行的、普遍的、“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政策。

因此,人們就可以明白:為什麼中共當局如此廣泛而普遍地在全國範圍內以各種方式盡可能地阻止政治犯、良心犯會見律師,其目的就是要阻止他們這一邪惡屠殺計畫被當事人揭露出來——709案就是一個極其典型的案例。人權律師王全璋獄中被施以嚴重酷刑且一直被拒絕讓律師會見,更是說明了這一問題,中共當局正在用此種方式對其“拒不認罪”及其家人不斷為其呼籲而實施瘋狂的懲罰、打擊和精神上的折磨。

中共當局首先以酷刑的方式,短時間內摧殘政治犯、良心犯的體質,使其身體處於一種免疫力低下的狀況,然後再實施長時間的非人道監禁,殘酷地對其進行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虐待,使之身心健康受到巨大傷害,一旦生病必想方設法拖延、不讓其保外就醫同時又不實施有效治療,一直拖延到其病入膏肓,判定保外就醫或監外執行也無可救治時,才准其保外就醫。但對重要人物如劉曉波、楊天水、曹順利等,即使保外期間幾乎也是全面控制。劉曉波、楊天水的死亡就是今年發生的中共蓄意謀殺的典型案例。

還有一批政治犯、良心犯如彭明、丹增德勒仁波切、努爾莫哈提•亞辛等則是遭受中共當局迫害直接死於獄中,而中共一概對外均宣稱其因病死亡。所有被中共謀殺的政治犯、良心犯案例,中共都從不公佈任何可以證明死者屬於正常患病死亡的證據,而對死者家屬又實施控制、恐嚇甚至軟禁。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之妻劉霞至今沒有人身自由,仍在當局的嚴密控制之中。

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死於酷刑和非人道監禁的政治犯、良心犯多達30人:楊天水、劉曉波、彭明、曹順利、李旺陽、力虹、王榮清、丹增德勒仁波切、努爾莫哈提•亞辛……而當下還有大批面臨死亡威脅的政治犯、良心犯多達上百人,本報告給出了一個100人名單。他們急需國際社會的關注和積極營救,以拯救他們的生命。

實際上,由於互聯網的普及,大陸民眾的人權意識日益覺醒和高漲,面對中共的壓迫和欺淩,維權運動也如火如荼、愈演愈烈。而中共當局面對日益壯大的要求民主自由和維護人權的呼聲,不但不順應潮流,反而倒行逆施,瘋狂維穩鎮壓。那些在國內民間有影響力的政治領袖、宗教領袖、維權領袖就成為中共打壓的重點對象。而對那些中共當局認為是未來統治巨大威脅的政治犯、良心犯,中共竟然痛下殺手,以極其卑劣的手段結束他們的生命。在最近不到12個月的時間,大陸3名著名政治犯彭明、劉曉波和楊天水先後被中共當局謀殺。其中劉曉波先生還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這是一系列的謀殺中令人駭然的事件!

中共當局之所以敢於如此為所欲為、喪心病狂地踐踏《聯合國憲章》及《聯合國人權宣言》、公然違反《聯合國反酷刑公約》(即《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以極其卑劣和殘忍的手段對政治犯、良心犯實施有計劃的秘密殺戮,與其近年來成功地遊說國際社會中某些喪失人權原則的政府、機構和政客有極大關係。

中共在加入WTO的十幾年間,利用低人權的勞工、匯率操縱、不開放金融、能源、電信、網路市場等流氓手段,獲取與西方國家不對等的貿易優勢,從而利用貿易順差積累了數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以此,中共當局在國際社會中幾乎是明目張膽地大肆花錢收買,讓國際社會中那些喪失原則的政府和政客為其唱讚歌。這些政府和政客成為中共的說客和幫兇,這緩解了譴責中共在國內瘋狂殺戮的國際壓力。

中共這個在人權領域裡劣跡斑斑的政權,竟然能高票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這是文明人類的悲哀,是整個國際社會的失敗,是聯合國的恥辱。中共當局一次次以金錢收買的方式,讓利慾薰心、喪失人權底線的政府和政客匍匐在它的腳下,以此,它不斷地羞辱著文明人類;同時,它也以此向被它統治的十三億人民展示著它的力量,企圖讓所有追求自由和爭取人權的大陸人民感到孤立無助,並喪失信心,從而使得中共奴役、壓迫、掠奪大陸人民的一黨專制的統治可以長久的存在下去。

中共對內實施“政權恐怖主義”,而對外奉行“金錢收買政策”。對外滿嘴仁義道德、民主法制,言必稱和平、發展、共贏,對內則是高壓管控、維穩鎮壓,行必是監獄、掠奪、暴政。中共內外有別,言行相悖,是一個謊言無數的騙子政權。這個政權對國際社會的危害實際上遠遠大於北朝鮮和伊斯蘭國(ISIS)。中共政權是當今世界的最大威脅,是二十一世紀的納粹德國和共產蘇聯。中共當局對本國人權的侵害如果能持續得逞,它在世界各地的收買如果能一步步有效,那麼,中共對世界各地的人權侵害將會很快的顯現出來。因此,全面遏制中共在國際上的收買,並對其國內踐踏人權行徑的干預,實際上是文明人類保衛人類普世價值的最重要鬥爭。而對中共監禁的政治犯、良心犯的關注和營救,又是這場文明人類保衛戰的最重要的一環。

同時,西方各國要徹底檢討WTO機制,將完全對等市場的貿易原則作為與中共當局進行貿易的首要原則,同時,一定要將貿易與人權問題進行對接掛鉤。國際社會必須徹底遏制中共當局利用侵害大陸人民的各種基本人權所取得的貿易優勢,從而釜底抽薪,徹底粉碎中共在世界各地所推行的“金錢收買政策”。

本報告所有案例均有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統一編號,他們的所有資訊資料都編錄在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官方博客http://cppc1989.blogspot.com之中。由於面臨中共當局迫害的險惡環境,大陸人權捍衛者們去搜集這些案例的工作,異常艱難並充滿風險。雖然我們的義工數年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代價,但是這些案例仍然只是中共統治下大陸政治犯、良心犯現狀的冰山一角,是一份不完全的政治犯、良心犯報告。

因此,我們必須繼續下去,這是我們責無旁貸的責任和使命!

(英文版)

2017 Report of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
CCP’s planned murder against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ith torture and inhumane imprisonment

Table of Contents:

Introduction
1) Ever-worsening living conditions for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tious in China
2) 12 cases of the death of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under torture and inhuman detentions in recent years
3) 18 cases of persecution to death of the Church of the Almighty believers
4) 232 cases of torture and inhuman detentions
a) Torture and inhuman detention of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are jailed and sentenced (total of 116 cases)
b) Torture and inhuman detention of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are detained and yet to be sentenced (total of 17 cases)
c) Torture and inhuman detention of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were once jailed and sentenced (total of 81 cases)
d) Torture and inhuman detention of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were once detained without sentences (total of 18 cases)
5) List of 100 well-known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urgent need of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and rescue
6) Humanitarian and rescue responsibility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7) Summary of "The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s Concern (CPPC)" database
Conclus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PPC Human-rights Report’s Introduction

This report is the first annual human rights report of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from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s sub-branch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 (CPPC).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 (CPPC) is a nonprofit Chinese human-rights organization that was formed by a group of human-rights activists from mainland China and overseas’ volunteers. Since its formation on February 1st, 2014, we have been aiming at fighting for every currently imprisoned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 and prisoner of conscience, as well as being concerned about their relatives’ current living situations. Under three years’ anonymous working, we have collected, statistically analyzed, and written a total of 611 brief biographies of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This has become one of the crucial databases for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December 2017, CPPC formally joined Wei Jingsheng Foundation and became the sub-branch that is concentrating on the Chines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This report has the objective to raise the international awareness and appeal for immediate attention and assistance to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by describing each prisoner’s real living situations and potential rising dangers in the future as accurate as possible.

Since the Xi Jinping took over the leadership in the Communist regime in 2012, instead of improvement, the situation of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severely deteriorated. First, there was the notorious, nationwide arrests of Chinese lawyers that began on July 9th, 2015. (referred to as the 709 Crackdown.) Then, torture and inhuman imprisonments have become the common methods for the government. Furthermore, with a rapidly increasing tendency, many well-known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have deceased in prison recently. Liu Xiaobo, Peng Ming, Yang Tianshui, Cao Shunli, Li Wangyang, Tenzin Delek Rinpoche, Zhang Jianhong (pennamed as: Li Hong), Nurmemet Yasin, Zhang Liumao Wang Rongqing, etc. were all th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abnormally deceased while serving their sentences. Among them, there were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leaders, religious leaders, and human rights activists. They were extremely influential figures in the society of Mainland China. Yet, all deceased after a few years or even a few months of their imprisonment.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concluded the reasons of their deaths as some forms of illness. In fact, their deaths were the result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s inhuman and purposeful torture and imprisonment.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uses torture and inhuman imprisonment as a nationwide secret-murdering plan for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This secret plan of purposeful torturing and murdering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has been a fact that cannot be ignored in front of the world now. Hence, this report aims to reveal to the world the existence and method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s wicked murdering plan by providing undeniable evidence.

In fact, it is quite difficult for any court in China to deliver a death penalty to a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 even under the current law structure in China. If so,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would bear enormous international criticisms like ISIS. Moreover, the illegal assassinations to these dissidents might cause uncontrollable consequence in the Chinese society as well. Then, for a considerably long period, this secret plan of purposeful torturing and murdering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has become an unwritten rule inside the government.

Thus, we can easily understand the reas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prevents the prisoners to meet with their lawyers in a variety of ways. The ultimate purpose is to cover their fear of exposure of this secret murdering plan: the 709 Crackdown is one of the typical pieces of evidence for that.

The first step of the murdering plan is torturing which can destroy the prisoner’s physical health and immune system in an extremely short time. Then, the second step is a long-term inhuman imprisonment. More brutal tortures, both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will lead to the prisoners’ further rapid health decline. Once the prisoner is ill, the government will delay all possible ways of treatment and deny any request of medical parole from either the prisoner or the family members, until the prisoner’s illness is in the terminal stage. Even after a medical release, people such as Liu Xiaobo, Yang Tianshui, and Cao Shunli were still under complete police surveillance. This year, the deaths of Liu Xiaobo and Yang Tianshui were the obvious examples.

There are other groups of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such as Peng Ming and Tenzin Delek Rinpoche, who were directly prosecuted to death inside the prisons. Yet,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declared that they were killed by severe illness. Among all of the deceased prisoners, the government has never provided any medical evidence to prove their deaths were caused by illness, while controlling, threatening, and placing under house arrest their family members. For instance, Liu Xia, the wife of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Liu Xiaobo, is still under the government’s complete control even today.

Based on the incomplete statistics, there are more than 30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have died under the torture and inhuman imprisonment such as Yang Tianshui, Liu Xiaobo, Peng Ming, Cao Shunli, Li Wangyang, Zhang Jianhong, Wang Rongqing, Tenzin Delek Rinpoche, and Nurmemet Yasin. There are still more prisoners who are facing the same fate of death now as well. In this report, we provide a list with 100 prisoners who need the immediate rescue and assistance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ir lives.

In the recent decade, under the benefit of the Internet, the awareness of human rights is rising in mainland China. When facing the persecutions from the government, more and more human-rights movements are emerging from the Chinese society. However,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does not follow the public will, but conducts massive oppression in the country. The political and religious leaders, and human-rights activists among the community, become the major target of the government. All of them that are considered as a serious “threat” to the authority could be murdered. Most recently, within a 12 month period, three well-known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Peng Ming, Liu Xiaobo, and Yang Tianshui, died in the hands of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Liu Xiaobo was even a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It is ridiculous and terrifying that political prisoners are murdered by this authority.

One of the major reasons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can openly challenge, ignore, and violate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is that they have successfully lobbied some of the governments, organizations, and politicians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to give up the principle of human rights.

More than a decade after China joined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been using low-wage laborers, manipulating the currency rate, closing the Chinese market of finance, energy, telecommunications, and the Internet, to obtain unequal trade advantages from the Western countries. Thus it is able to have thousan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foreign-exchange reserve from the trade surplus. Thus,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is almost publicly buying support from some of the governments and politicians in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These people are the confederat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to alleviate the international criticisms for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s hideous crime.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a notorious authority in human rights field, could even become a memb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with high votes. This is the grief of human civilizations, the shame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he failure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has used money to buy the support among the governments and politicians who are blinded by the temporary interest and displayed its power to the 1.3 billion Chinese citizens who are under its control. It has tried to isolate the Chinese and ruin their confidence of pursuing liberty and human rights, so its dictatorship can permanently survive.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is conducting its authoritarian policy over the inside citizens and “buying-support” policy to the others outside of China. They are proclaiming kindness, morality, peace,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to the outside, but actually conducting oppression, imprisonment, robbery, and dictatorship to the inside.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is an authoritarian regime build on absolute lies which is much more dangerous than North Korea and ISIS.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is the most dangerous threat of the modern world, because it has the same nature as the Nazis and Soviet-Union. If the human-rights persecutions and the “buying-support” policy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can keep growing, then, the damage to the world will soon expose its itself. Hence, it is the priority to completely conta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s “buying-support” policy and intervene in its violations on Chinese human rights. Giving attention to and rescuing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s indeed the most crucial step of the process.

Meanwhile, all Western countries ought to thoroughly examine the structure of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prioritize a trade principle of equally opened markets, and enforce human rights policy when trading with China.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must totally eliminate the “buying-support” policy and the unequal trading advantages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has gained from severely damaging all of the Chinese citizens’ basic human rights.

In conclusion, each case in this report has a specific assigned CPPC code. All of their information is collected in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s official blog, http://cppc1989.blogspot.com. Although it is extremely dangerous for all the human-rights defenders who are collecting information in mainland China, committing enormous time, and even sacrificing their safety, we deeply understand that the information we have collected is only a tip of the iceberg for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This is still an incomplete report for all the Chinese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are suffering under the injustice being conduct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right now.

Therefore, we must continue our journey. This is our miss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部分)

一、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當下空前惡化的生存境遇:

自習近平2012年主政以來,中國大陸政治犯、良心犯的境況非但沒有絲毫改善,相反,其人權處境日趨惡化。2015年爆發的709大抓捕律師事件震驚海內外,而酷刑和非人道監禁已呈現氾濫的局面,更為嚴重的是,大陸著名政治犯、良心犯近年來陸續在監禁中死亡,而此種死亡現象仍有繼續擴大的趨勢。

劉曉波、彭明、楊天水、曹順利、李旺陽、丹增德勒仁波切、力虹、王榮清、赤傑都是這些年來因中共監禁而非正常死亡的政治犯、良心犯。其中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有民運領袖、有宗教領袖、有維權領袖。他們都是在中國大陸有巨大影響力的人物,而都是在幾年或者幾個月的監禁後不正常死亡的,中共當局無一例外的把這些歸結死亡為疾病,而實際上是中共當局有計劃的以不人道監禁的方式刻意虐待和折磨他們而導致死亡的。

中共當局以酷刑和不人道監禁對政治犯、良心犯所實施的大規模的秘密殺戮的計畫,已經日漸清晰的展現在世人面前。目前這一有計劃地虐待折磨政治犯、良心犯使其儘快死亡的秘密殺戮計畫已經昭然若揭。本期報告的核心主旨就是通過一個個鐵的案例和事實來向全世界證明中共這一邪惡屠殺計畫的存在以及其實施的方式。

即便是在中共現有的法律框架內,中共當局要想以法院判處死刑來處決政治犯和良心犯是非常困難的,而且如此行徑會像伊斯蘭國一樣要遭受其難以承受國際壓力。而秘密暗殺將又可能使得其社會秩序發生其難以控制的事件的發生。由此,長期以來,以酷刑和不人道監禁來有計劃和秘密殺害政治犯、良心犯已經在中共當局內部成為一個通行的、普遍的、“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政策。

因此,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中共當局如此廣泛而普遍地在全國範圍內以各種方式盡可能地阻止政治犯、良心犯會見律師,就是要阻止他們這一邪惡屠殺計畫被人們一眼看穿。而709案就是一個極其典型的案例。

本報告所涉及的所有個案例,均來自大陸政治犯、良心犯及其家屬以及人權義工的提供,真實可靠。我們在本報告的第七部分“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資料庫概要中將以圖表的方式對這些資料庫案例予以各種分類。

二、近年來在中共酷刑與不人道監禁下的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的12份死亡案例

中共當局首先以酷刑的方式,短時間內摧殘政治犯、良心犯的體質,使其身體處於一種免疫力低下的狀況,然後再實施長時間的非人道監禁,殘酷地對其進行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虐待,使之身心健康受到巨大傷害,一旦生病必想方設法拖延、不讓其保外就醫同時又不實施有效治療,一直拖延到其病入膏肓,判定保外就醫或監外執行也無可救治時,才准其保外就醫。但對重要人物如劉曉波、楊天水、曹順利等,即使保外期間幾乎也是全面控制。劉曉波、楊天水的死亡就是今年發生的中共蓄意謀殺的典型案例。

還有一批政治犯、良心犯如彭明、丹增德勒仁波切、努爾莫哈提•亞辛、赤傑等則是被中共當局直接搞死在獄中,而中共一概對外均宣稱其因病死亡。所有被中共謀殺的政治犯、良心犯案例,中共都從不公佈任何可以證明死者屬於正常患病死亡的證據,而對死者家屬又實施控制、恐嚇甚至軟禁。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之妻劉霞至今沒有人身自由,仍在當局的嚴密控制之中。

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死於酷刑和非人道監禁的著名政治犯、良心犯多達12人:楊天水、劉曉波、彭明、曹順利、李旺陽、力虹、王榮清、丹增德勒仁波切、赤傑、亞辛、張六毛、馮志蘭。以下是每個死亡案例的簡介,而後面的連結可以閱覽較為詳細的情況。

2-1 (按刑期長短列舉)單位:年
在押期間受酷刑致死或保外就醫後病逝
序號
姓名
CPPC編號
死因說明
刑期
01
彭明
CPPC編號:00008
死於獄中
無期
02
丹增德勒仁波切
CPPC編號:00017
病死於獄中
無期
03
赤傑
CPPC編號:00128
獄中酷刑致死
13
04
楊天水
CPPC編號:00012
腦癌保外就醫,去世
12
05
劉曉波
CPPC編號:00001
肝癌保外就醫,去世
11
06
努爾莫哈提•亞辛
CPPC編號:00061
病逝於獄中
10
07
李旺陽
CPPC編號:00576
保外就醫後被自殺
10
08
王榮清
CPPC編號:00028
保外就醫,去世
6
09
張建紅(力虹)
CPPC編號:00575
因病保外就醫,去世
6
10
馮志蘭
CPPC編號:00329
病死於獄中
3
11
曹順利
CPPC編號:00063
因病取保候審,去世
未判
12
張六毛
CPPC編號:00577
酷刑死於獄中
未判


2.1.彭明(CPPC編號:00008

1956104日出生,湖北省天門市人,曾任北京《企業之友》雜誌社社長、航空航天部航空通用電器集團總經理、北京建城集團董事長、中國發展新戰略研究所所長等職,屬於中共系統內第三梯隊的培養物件,政治異議人士,中國曾押政治犯。1999年曾在某俱樂部談生意時被警方以“企圖嫖娼”為由抓走,於22日被處以行政拘留15天,同年228日又被以“嫖娼”為由判勞教16個月,200089日,刑滿出獄;2001年曾在美國費城主持召開了“中發聯”第二次代表大會、中國聯邦發展委員會成立大會,被推選為該委員會委員長;在組建中國聯邦臨時政府籌備委員會時,成為該委員會的召集人;同年又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撰寫名為《民族工程》的書籍,宣傳和鼓勵以暴力推翻中共現政權。基於以上一系列活動,當其從美國旅遊到緬甸時,2004522日被緬甸當局以“持有假幣”為由拘捕,四天后被緬甸當局判處7年監禁,隨後立即移交中國當局;20051012日被武漢市第二中級法院以“組織和領導恐怖組織罪”判處無期徒刑。

20161130日,獄方對其家人突然稱,其因突發心臟病已死於獄中,但其家人卻堅稱他很可能是被毒死,因其兄4-5天前才去探監,見他身體健康,氣色及心態都很好,亦無心臟病病史及心臟病家族史;去世後其大腦及心臟被當局迅速秘密摘除,旅居美國的親屬欲回國參加葬禮遭拒。生前曾在湖北省漢陽監獄、湖北省咸寧監獄服刑。http://cppc1989.blogspot.com/2014/02/cppc00008.html

2.2.丹增德勒仁波切 ( CPPC編號:00017)

1950年出生,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縣人,西藏康區理塘縣高僧,中國曾押良心犯。曾因致力於把畢生精力奉獻於藏族地區,努力不懈地維護西藏的身份認同、文化和環境,且在理念上表示對達賴喇嘛的支持,積極推廣藏傳佛教和在西藏境內的文化和社會發展工作,故而成為中共當局打擊鎮壓的重點目標;20024月,當局指控其涉嫌和西藏激進異議人士洛桑鄧珠參與四川省成都市發生的一系列爆炸案,隨于同年47日被成都市警方帶走,並以“煽動分裂”、“製造成都爆炸案”及“非法持有槍枝和彈藥”等罪名拘捕;2002122日,被四川省甘孜州中級法院秘密宣佈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2005年又被改判為無期徒刑;據悉,其曾在獄中健康狀況極差,但當局一直拒絕對其保外就醫;2015712日,其家屬接到當局通知,稱其已在獄中去世,並拒絕家屬看望遺體。此前在四川省達州市大竹縣川東監獄服刑。

2.3.赤傑(CPPC編號:00128

出生年月不詳,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比如縣人,比如縣比如鎮孟慶村村民,藏族人權捍衛者,中國曾押政治犯。自20139月以來,因中共當局在其所在縣各鄉村展開'愛國再教育運動',並強迫藏民在各家屋頂上懸掛五星紅旗,此舉引起比如縣農牧民、學生、僧人、尼姑、作家、歌手等各類人士的同聲抗議,並發起連串示威活動,成為繼2008年後在西藏自治區內最大的示威抗議活動,隨引發中共當局極度恐懼,將比如縣視為極不穩定地區,曾先後集結大批軍警實施“維穩”,肆意拘捕僧俗藏人,對當地有影響力的藏人予以重判,並採取'對內嚴厲打擊示威民眾,對外嚴密封鎖消息'等措施;在此情況下,其所在村落藏民也因參與公開抗議示威而遭當局嚴酷打壓,其亦因積極參與抗議掛五星紅旗、示威活動等被那曲地區比如縣警方刑拘,後被正式逮捕,控其涉嫌“參與抗議示威”和“參與孟慶村反政府秘密會議”等活動;2014114日,被西藏那曲地區比如縣法院以“是抗議示威活動主要帶頭人”重判處有期徒刑13年,刑期至202311月。

201627日獲悉,其因不堪獄警長期酷刑折磨,且年事已高,已於20161-2月初含恨死於獄中。此前服刑監獄不詳(疑似西藏自治區拉薩市曲水監獄)。

2.4.楊天水 ( CPPC編號:00012)

1961412日出生,本名楊同彥,江蘇省泗陽縣人,曾任教師和公務員,知名異見作家,獨立筆會成員,89民主運動親歷者,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籌組人,中國曾押政治犯。曾因參與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並於1990年與其他志同道合者共同成立“中華民主聯盟”,而於199061日被當局拘捕,關押在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之後被當局以“反革命宣稱煽動罪”重判10年,剝權4年,並在南京龍潭監獄服刑;20005月出獄後,繼續投身于民主事業,籌組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並在網上發表數篇批評時政的文章;2004528日,曾因在互聯網上發表了被當局視為損害國家榮譽及不利於社會安定的文章,而被南京市警方行政拘留15天;20041224日,被杭州市石橋警方以“口頭傳喚”帶走,並強行押解回南京,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拘留,後經海內外維權友人及國際媒體合力聲援呼籲,方於30天后被取保候審獲釋;20051224日,再次因言獲罪,被南京市江甯區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200559日,被轉逮捕;2006516日,被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刑期至20171223.

2017812日獲悉,其於前一天突然被查出腦瘤,獄方通知家人為其儘快辦理保外就醫;其家人為其辦理出獄手續後,雖立即送往南京軍區總醫院希望救治,但該醫院卻稱因其病情嚴重不能收治(注:其外甥張遠當時稱其病情已經加重,小便失禁,右腿無法行走,嘔吐),建議去上海華山醫院救治;之後家人儘管為其努力爭取在上海華山醫院掛上了急診並做了緊急手術處理,但依然於2017117日獲悉,其已在多日前撒手人寰。此前在江蘇省南京監獄服刑。
http://cppc1989.blogspot.com/2014/02/cppc00013.html#more

2.5.劉曉波(CPPC編號:00001

19551228日出生, 吉林省長春市人,中國作家、文學評論家,原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講師、獨立中文筆會第二屆及第三屆會長,前《民主中國》網站主編,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政治異議人士,中國曾押政治犯。198966日,曾因參與1989年天安門學生運動而被北京警方拘捕,同年9月被開除公職,並於19911月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庭審,後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被作為“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予以釋放;1996108日,曾因擬與王希哲聯合發表《對當前我國若干重大國是的意見》(又稱《雙十宣言》),再次被北京警方刑拘,後被以“擾亂社會秩序罪”處以勞動教養3年;1999107日,期滿獲釋;2008128日,因參與發起、起草與連署《零八憲章》,呼籲言論自由、人權和自由選舉等,而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同年129日,被監視居住;2009623日,被以同罪名正式逮捕;20091225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其不服上訴;2010211日,經北京市高法院二審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刑期至2019127日。

2017523日,因獄中被查出患肝癌晚期而被保外就醫,並被送往瀋陽市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救治;2017713日,終因癌細胞轉移擴散,不幸病世;據悉,其被保外就醫之時身體已經瀕危,肝癌惡化程度已使其“不能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此前在遼寧省錦州監獄服刑。

2.6.努爾莫哈提•亞辛(CPPC編號:00060

197436日出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巴楚縣人,又名努爾莫哈邁提•雅辛、努力默赫默德•亞森,維吾爾名Nurmuhemmet Yasin,筆名歐爾開西,維吾爾族著名作家、詩人,自由撰稿人,中國曾押政治犯。2004年曾因在《喀什噶爾文學》雜誌上發表一篇寓言體小說《野鴿子》(Yawa Kepter),被認為其內容批評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地方政府現狀,遂於20041129日被當地警方以煽動維吾爾分裂主義的罪名拘捕;20052 2日,被新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以“煽動分裂國家罪”秘密判處有期徒刑10年;其不服上訴,喀什法院原打算對他減刑3年,但遭中共喀什地區黨委書記的強烈反對,二審隨維持原判。

201312日獲悉,因身體健康原因,其已於2012年前在新疆沙雅監獄去世。生前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沙雅監獄服刑,且被探訪權、醫療救治權等均遭到剝奪。

2.7.李旺陽(CPPC編號:00576

19501112日出生,湖南省邵陽市大祥區滑石新村人,原湖南省邵陽市陶瓷廠、邵陽市玻璃廠/邵陽市水泥廠附屬加工廠職工,六四親歷者,2012年度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自由精神獎”獲獎人,民主鬥士,中國曾押政治犯。自1983年起因執著追求自由民主之路而長期遭當局逼迫打壓;1983年,曾因受西單民主牆影響,對民主主義產生共鳴,遂與友人共建邵陽市工人互助會,創辦《資江民報》,而遭到邵陽警方的拘留關押;1989年,曾因聲援八九學運,擔任邵陽市“工自聯”主席,並舉辦六四死難者追悼會、抗議六四大屠殺等活動,而被邵陽市警方於198969日抓捕,後被邵陽市中級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重判13年,刑期至200268日;曾先後被送往湖南省邵陽市瀧溪監獄和沅江監獄服刑,最後又被送至岳陽市勞改農場進行勞動改造;因長期服刑,獄中身患嚴重疾病,最終被減刑2年,於200068日提前獲釋;200156日,曾因接受境外電臺採訪和“中國人權”8000元人民幣生活資助,而再次被邵陽市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刑拘;200167日,被邵陽市檢察院正式批捕;2001911日,被邵陽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之後曾在湖南省沅江監獄服刑;獄中再遭多次酷刑,以致雙目失明、雙耳失聰,身體幾近癱瘓,生活完全無法自理;因絕食抗議酷刑,曾被獄警撬掉多顆牙齒強迫進食;其妹李旺玲亦受牽連,且因接受境外媒體採訪而被湖南當局勞教3年。

201155日,其刑滿出獄,但因其病情惡化,雙耳完全失聰,被送往邵陽市大祥區醫院進行救治;同年522日,因其接受香港有線新聞台採訪,表明為了中國早日進入民主社會,早日實現多黨制,“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此採訪于當年62日一經播出,立即引起海外熱議關注,但卻引起中共當局的極度仇視和記恨;201266日,其莫名慘死于大祥區醫院;醫方雖稱其屬於自殺,但當其妹趕到現場時,卻發現他伏屍窗邊,雖然頸項綁著白繩、白繩則綁著窗口,但是其雙腳著地、手搭窗上,房間遺物仍在,無遺書留存;之後,其遺體立即被警方搶走,親友要求拍照亦被拒絕。

2.8.王榮清(CPPC編號:00028

1943129日出生,浙江省杭州人,前杭州絲綢廠職工,前上海“三星”牌羊毛衫杭州總經銷人,前杭州某羊毛衫廠負責人,原杭州市某美容店負責人,民主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成員,中國曾押政治犯。1978年曾因積極參加民主牆運動,參與創辦、印刷或編印《四五》月刊、《之江》、《華東民刊》、《責任》等民運刊物,隨於19814月被中共警方以“反革命宣傳煽動” 罪由“收容審查”,並被關押半年之久;1990年代初,曾為上海的民運人士傅申奇創辦《復興報》捐資人民幣10000元;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曾多次資助、聲援杭州武林廣場集會和絕食抗議的大學生;1990年代中期,曾多次為當時出獄後生活困難的浙江民主黨籌委會組建人王東海提供過生活費;1998年夏,正式和王東海等政治異見人士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並義務捐助當時50%以上組黨活動所需的經費;200411月因起草政黨法草案並將其提交中共當局而遭監禁兩個星期;2005年因與王東海、王富華髮起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為獄中成員及家屬的募捐活動,被監視居住6個月,後因證據不足撤銷案件;2006824日又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被刑事拘留;2008625日再次被杭州市警方拘捕;同年81日,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罪由是,參與中國民主黨的組織、策劃及發表與其相關的文章,擔任民主黨浙江委員會的召集人,參與策劃中國民主黨全國一大的召開;200918日,被浙江省杭州市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後因在獄中患尿毒癥,被確診為腎衰竭末期而獲保外就醫,2014626日,終因醫治和搶救無效,病逝家中。此前在浙江省杭州監獄服刑。

2.9.張建紅(力虹)(CPPC編號:00575   

195836日出生,筆名力虹,曾用名張力,浙江省鄞縣籍人,早年曾為最後一批“知青”,中國著名作家、劇作家、詩人、編輯、自由撰稿人,六四親歷者,獨立中文筆會成員,2008年度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民主獎”獲獎人,民主異議人士,中國曾押政治犯。1984-2006年曾撰寫、出版大量文學作品及社會政論性文章等,在國內作家協會和國外媒體享有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19895月,曾因積極支持1989天安門民主運動,在浙江省寧波市組織、帶領全市文學界、新聞界舉行聲援活動,後又毅然奔赴北京參與北京大學生和北京市民在天安門廣場的遊行抗議活動,同年65日因六四事件而佩戴黑紗到編輯部上班,隨於83日被寧波市警方抓捕,後被寧波市當局以“反革命煽動罪”處勞動教養3年;19928月獲釋後,其追求民主理念彌堅,1999年,曾因主動接觸、聯落中國民主黨國內籌建人,而被北京國家安全局拘禁一個月;自2006年起,因累次發表政論批評性文章和敏感話題,開始遭到中共當局頻繁且明顯的打壓;20063月,法輪功信仰者被活摘器官消息曝光之後,曾因多次撰文譴責痛斥這一駭人聽的事件,並稱“活摘器官是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因其官方的注意和監控;200639日,曾因此前創辦“愛琴海”網站,發表和傳播政治性敏感話題,而被浙江省寧波市當局以違反了“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強行關閉;200696日,其被浙江省寧波市警方突然傳喚,97日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同年1012日,被寧波市警方轉正式逮捕;2007112日,其案在浙江省寧波市中級法院秘密開庭,至319日,被該法院一審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其不服上訴,同年515日,被浙江省高級法院經二審宣判,依然維持原判,刑期至201296日。

曾先後被送浙江省長湖監獄、浙江省喬司監獄服刑;但因其在被刑拘及判刑期間體弱多病,被送長湖監獄之後又被診斷患有肌肉萎縮症和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一種中樞神經系統漸進退行性疾病,如不及時治療病情將急劇惡化),其雖提出保外就醫請求竟一直遭拒;後被轉送喬司監獄服刑,因病情惡化又被轉入浙江省監獄中心醫院(又稱青春醫院)救治,其保外就醫申請依然遭拒,直至201065日,因其全身已經癱瘓,不能說話和自主呼吸,僅靠呼吸機和輸液維持生命,當局才准其保外就醫;20101230日,其含冤病逝。

2.10.馮志蘭(CPPC編號:00329

1953年出生,重慶市武隆縣人,法輪功信仰者,中國曾押良心犯。2009年,曾因信仰法輪功,製作法輪功宣傳品,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信仰者的真相,而被重慶市武隆縣警方抓捕,後於2010526日被武隆縣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刑2年;2014616日—17日,再次因與他人製作、散發法輪功宣傳品,而被武隆縣警方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抓捕、刑拘;2014724日,曾一度被取保候審;2015518日,被武隆縣警方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正式逮捕,關押于重慶市武隆縣看守所;2015518日,經重慶市武隆縣法院第3次開庭受審,被以同罪名判處有期徒刑3年;其不服上訴,終被重慶市第三中級法院經二審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6315日,因不堪忍受獄中嚴酷迫害和毆打,含恨離世。此前在重慶市女子監獄服刑。

2.11.曹順利(CPPC編號:00063

1962年出生,曾在中國勞動人事部任職,上訪維權人士,中國曾押政治犯。自2002年始,因揭露其所在單位在國家房屋改革過程中存在有嚴重腐敗現象,從而遭到地方當局管理者的打擊報復,失去公職,自此走上維權道路;又因多次上訪維權,而屢遭監禁和打壓,還多次被當局處以行政拘留,並於2009410日、2010429日先後兩次被處以勞動教養;20136月,又因其與60餘名上訪維權者共同向國務院新聞辦提出申請,要求參加《國家人權行動計畫》民間人權報告的撰寫,申請新聞辦公開相關政府資訊,遭拒後在外交部門前舉行連續靜坐活動2個月,隨遭至北京市當局更深忌恨,並成為後來再次被抓的重要原因。2013914日,因前往歐洲日內瓦參加人權培訓,隨在北京國際機場被北京市朝陽警方扣押,並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201310月,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羈押于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據悉,其在押期間患病,要求醫治竟遭拒絕,致其被迫染上嚴重的肺結核及肝腹水、腎積水、子宮腫瘤和囊腫等多種疾患,律師和家屬因此要求對其保外就醫,亦遭拒絕。

20142月,終因疾患纏身而致病危,當局為了推卸責任,才強令家屬為其辦理保外就醫;2014314日,其慘遭逼迫,含冤而逝。生前曾被羈押于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

2.12.張六毛(CPPC編號:00577

1972620日出生,廣東省廣州市人,廣州市黃浦區黃埔東路3375號大院居民,原廣州市中石化公司乙烯廠技術工程師,維權公民,新公民運動參與者,中國曾押政治犯。自幼喜好化學,曾因大學所學方向為有機化工專業,故而畢業後即被廣州中石化公司下屬乙烯廠聘為技術工程師,因有一定技術天分,很快被公司看重,並享有“制爆專家”之稱;20153月,曾因偶遇《杜鵑》雜誌,閱讀後產生較大共鳴,隨與項逢選等維權公民結識並很快成為志同道合的民主朋友;2015815日,因參與同城聚餐,宣傳民主憲政思想,被廣州市黃村派出所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抓走、刑拘,關押在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後被廣州市天河區警方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案”定罪,其被定性為“製造炸彈危害公共安全案”主犯之一,控“其團夥宣稱要通過武裝暴動改變現有體制,走所謂民主憲政之路,鼓吹要以武力推翻現在政權” ,同時稱其家中“存有大量手寫製造炸藥的配方以及製造內雷管的原材料等”,因而對公共安全構成嚴重的現實危害。

2015114日,其家屬突然接到警方通知,稱其已死於看守所內;家屬再三要求當局給予合理解釋,並請求查看遺體遭拒,後外宣稱因其晚期鼻咽癌病發症致死;同年1116日,官方因要對其遺體做屍檢解剖,在當地律師的協助下,其家屬最終獲准查看遺體,但至現場發現其身上有很多外傷,懷疑其生前曾受過酷刑。死前曾羈押于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和廣州市第三看守所。


三、基督教家庭教會全能神教會信徒受逼迫死亡者18人案例

基督教派別“全能神教會”信徒遭受中共當局的殘酷鎮壓,一直沒有引起國際社會的足夠重視,本報告以專門章節披露的這18起死亡案例,就是讓國際社會看到這些被忽視的領域的人權戕害是何等的觸目驚心。

全能神教會的建立與迅速發展讓中共非常震驚和恐慌,中共多次召開會議,發佈了許多秘密文件,採取了各種手段鎮壓迫害基督徒,妄圖取締全能神教會。據來自全能神信眾的不完全統計,僅 2011 年至 2013 年短短兩年間,被中共政府扣以“顛覆國家政權”、“擾亂社會治安”等罪名抓捕、監禁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就多達 38萬零 380人。其中 11 1 740 人被非法罰款或勒索,金額累計約達 2 4 361 3千餘元;3 5 330 人被抄家,至少 10 億人民幣(包括教會錢財和私人財產)在抄家過程中被公安機關及下屬單位強行沒收或被中共員警中飽私囊,43,640人被私設公堂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如:灌辣椒水、電警棍電擊、老虎凳、長時間剝奪睡眠及拒不提供食物等等)。

隨著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鎮壓、迫害不斷升級,2014 年,中共一手炮製了“5.28 山東招遠麥當勞殺人案”栽贓全能神教會,並以此為藉口迅速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專項整治全能神教會的“百日會戰”行動,調集武警與正規部隊瘋狂抓捕基督徒。僅中共媒體報導的資料顯示,“百日會戰”期間的頭兩個月,就有近千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無辜被抓,有些遭受酷刑致傷致殘,有些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數十萬基督徒被迫逃亡,流離失所。在這種背景下,一些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迫流亡海外。

到目前為止,有據可查的被中共當局迫害致死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達44人,以下即是他們提供的其中18個被迫害致死者的案例簡述。详見“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网站链接:http://cppc1989.blogspot.com/2017/12/18.html


3-1全能神家庭教會信徒受逼迫死亡者名單
號碼
姓名
死亡說明
1
高翠芹
被殘害致死
2
劉金花
被秘密暗殺
3
姜桂枝
被迫害致死
4
沈秀榮
被抓捕迫害墜樓身亡
5
何成榮
被殘害致死
6
蔣春娣
被殘害致死
7
王鳳田
被殘害致死
8
馬鎖萍
被殘害致死
9
王名遲
被殘害致死
10
吳海燕
被抓捕迫害墜樓身亡
11
鄭秀芬
被迫害致死
12
謝永江
被殘害致死
13
葉愛中
被殘害致死
14
葉建
被迫害致精神分裂最終死亡
15
張紅濤
被殘害致死
16
張煥福
被殘害致死
17
張來姑
被迫害致死
18
張照奇
被殘害致死
18



3.1.高翠芹

高翠芹,女,死於20147 16日,時年53 歲,山東省淄博市桓台縣索鎮鎮劉茅村人,全能神教信徒。以下是她被中共當局殘害致死的過程。

2014 7 15 日清晨 6 30 分左右,高女士正在家中做飯,以山東桓台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鞏曰兵為首的 6 名便衣員警(4 男、2 女)乘坐兩輛白色私家轎車來到高翠芹家門口,當時高女士的婆婆(80歲)與叔伯妯娌正在門口站著,員警闖進去,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便把高女士強行帶到了桓台縣索鎮派出所,在派出所登記按手印之後,便將高女士押到桓台縣看守所。當日,與高女士一起被抓捕的還有本村的兩名基督徒李敏(化名,女,67歲)和吳濤(化名,男,50歲)。在高女士被抓的當天(15日)中午,員警到高女士家跟其婆婆索要高女士被抓捕後的生活費,高的婆婆沒有給他們。高家人沒有想到,高女士被抓捕第二天早晨(7 16日)就被員警活活打死。

高翠芹被迫害致死,引發群眾憤慨,當局嚴密封鎖消息,並以各種方式恐嚇控制所有相關人員。中共政府給受害者的家屬、鄉親施加壓力、威脅控制,嚴防它的罪惡行徑敗露,致使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慘遭迫害致死的內幕實情被封鎖至今。

3.2.劉金花

劉金花,女,1987 6 18日出生,死於2015 212日。湖南省衡陽市衡東縣榮桓鄉人,全能神教會成員。以下是劉金花被中共當局殘忍殺害的過程。

2015 2 11 日,女基督徒陳卉(化名)來到衡東縣城關鎮衡岳南路 61 號陽光大廈隔壁劉金花租住的民房裡。當天兩人一起談到很晚,陳卉就在劉金花家住下了。12 日清早 6 點零5 分,劉金花起床去外面上廁所,被早已守候在劉住處周圍的衡陽市衡東縣城關鎮派出所的員警何建衡、湯竟、顏橋等人狠下毒手,致使劉金花當場身亡。上午 8 點零 5 分,陳卉出門正要去廁所,看見劉金花仰面朝天兩手攤開成“大”字型躺在地上死了,左眼角下有一小塊紫黑色淤血,左側鼻孔上有血跡,陳卉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嚇得尖叫起來:“怎麼會變成這樣!”陳卉的話音剛落,城關鎮派出所的湯竟、顏橋等 4名男警立即沖過來,將陳卉抓捕並拘留。

當局為掩蓋真相,不惜栽贓誣陷,製造假相逃脫罪責。2015318日,劉金花在衡東縣火葬廠火化,當日下葬,葬在湖南省衡陽市衡東縣榮桓鄉騎山。

3.3.姜桂枝

姜桂枝,女,死於2013212日,時年46 歲。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人,全能神教會帶領(即教會的一種神職人員)。以下即是她被中共當局殘害致死的經過。

2013 年元月 4 日,姜桂枝來到河南省新密市城區青屏廣場東南角一接待家庭聚會,剛吃完晚飯,突然停電了,屋裡一片漆黑,隨後被沖進人員抓捕。姜桂枝等三人被帶到新密市公安局。從進家抓捕、搜查到把三人送至公安局期間,中共員警始終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第二天員警又開車回到接待家將屋內所有物品洗劫一空,將整個家查抄了。

當晚9點左右,員警把姜桂枝等三人帶到了公安局,並二十四小時輪班審訊。半夜,一同被抓的另一基督徒張莉(化名)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不時地聽到隔壁審訊室裡傳出姜桂枝的陣陣慘叫聲。

2013年1月6日,姜桂枝和張莉被新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於紅超及沈可、王磊、白雙峰等人秘密押到新密市西苑賓館繼續審訊,此後二人再也沒有見過面。

如今姜桂枝已死去,她受刑的細節無法獲知,但與她同一時期被抓捕的基督徒們,回憶起那段暗無天日的經歷,仍感覺如同噩夢一般。據張莉說,秘密審訊期間,十多名男警輪流對她刑訊逼供,他們最慣用的手段就是猛扇臉直至流血,她的臉被打得又紅又腫,甚至牙齒鬆動、眩暈耳鳴。只要她不回答,員警就想著法地折磨她。員警對她拳打腳踢,並用皮帶亂抽並強迫其跪在棍上,一次,員警將她雙手從腿彎下銬住,再用一根管串到兩臂和兩腿之間像抬轎子一樣將她吊起來,還有員警不停的踢她的頭,折磨得她頭發脹,眼珠都像要掉出來,感覺像要死了。中共員警竟喪心病狂地用筷子使勁夾她的腳趾頭,使張莉疼得幾乎要昏死過去,員警還把她按到地上脫掉其褲子。

據另一與姜一同被捕遭受於紅超等中共員警酷刑的基督徒王芳介紹,員警在審訊她時,夜裡不讓她睡覺,只要一合眼就拳打腳踢,極度的困倦與驚恐讓王芳意識混沌、精神恍惚。員警強行剝光王芳的衣服,用極其下流污穢的話侮辱她,更為殘忍的是,他們不讓她上廁所,迫使她小便失禁並逼著她用舌頭去舔地上的尿液。據這些基督徒描述,那段時間就像在地獄中一樣,她們天天被員警拷問教會帶領和教會錢財的資訊,不僅要承受各種酷刑折磨,還要忍受員警的污辱,被摧殘得幾近崩潰……從一同被捕的基督徒們講述的中共員警迫害人所採用的種種慘無人道、滅絕人性的手段中,就不難想像出姜遭受了怎樣非人的折磨與摧殘。

秘密審訊21天后,新密警方未曾從姜口中得到任何有關教會的資訊,元月25日,警方將姜送進鄭州市第二看守所,2月12日姜死在看守所裡。據新密公安局內部人員透露,姜是被活活打死的。

後來,鄭州警方為了掩姜罪證、儘快結案,幾次到平輿縣與姜家人協商此事,又將當地縣委、縣政府的有關人員召集在一起給其家人施加壓力,最後,姜家人在脅迫下只能妥協,不敢再追究此事。2013 3 5 日(正月二十四),姜桂枝的遺體在鄭州市被火化,正月二十八她的骨灰被帶回老家平輿縣下葬,葬在火葬場東邊白廟的一塊墓地上。

3.4.沈秀榮

沈秀榮,死於200836日,時年42歲。山東省德州市平原縣王廟鎮人,全能神教會一名帶領。以下即是她被迫害致死的過程。

200836日上午1130分左右,山東省德州市平原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的司機陳光開一輛黑色轎車載著兩名便衣員警,還有在平原縣前曹鎮抓捕的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鄢某(男,60歲)一起來到基督徒沈秀榮家。當時沈秀榮剛剛趕集回家。兩名便衣突然闖入,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就在沈秀榮家到處亂翻,但搜查無果。兩名便衣員警便將沈的力桑牌CD播放機及裡面的朗誦光碟沒收,將沈秀榮強行押上車帶至平原縣公安局國保大隊。

沈秀榮被抓的那天,她丈夫因去挖樹坑,所以中午12點多回家時才得知妻子被抓的消息。下午4點左右,他突然接到沈秀榮在平原縣法院工作的大舅的通知,說沈秀榮在公安局墜樓身亡,現停放在火葬場的冷凍室內。得知妻子突然去世的噩耗,沈的丈夫悲痛萬分,立即與其弟弟、姑父、三姐趕往火葬場。據瞭解,當時沈秀榮是從三樓廁所的窗戶墜落,頭朝下,紮到地面上的一個垃圾桶裡致死的。平原縣公安局的員警對沈的家人解釋說沈秀榮是跳樓自殺,沈秀榮的丈夫非常瞭解妻子的性格,悲憤地說:“肯定是你們給逼死的!”但警方矢口否認,只是咬住沈是自殺身亡。之後,沈的丈夫為妻子換衣服時,發現沈秀榮身上沒有受刑的痕跡,但手背上有一個明顯的針眼。然而沈秀榮已經死亡,中共員警到底使用了什麼手段對其進行審訊和她墜樓的原因已經無法獲知。

310日,沈秀榮的遺體火化,5天之後埋葬。事後,經沈秀榮的大舅說情,平原縣公安局賠償沈的家人22萬元人民幣將此事私了。平原縣王廟鎮派出所將錢轉交沈秀榮的丈夫時警告、威脅說:“把錢給你,這個事就算完了,以後別再找了,否則沒有你的好果子吃!”

3.5.何成榮

何成榮,女,死於201318日,時年 44 歲,家住新疆阿克蘇市盛苑一區,全能神教會新疆區阿克蘇教會帶領人員。以下是她被中共當局秘密抓捕至殘忍殺害的過程。

據多方瞭解:2012 1221 日下午 13時左右,阿克蘇教會帶領何成榮被警方電話定位跟蹤,何在去看望教會的途中沒能甩掉員警的圍追堵截,遭到抓捕。

何成榮的丈夫得知妻子被關進看守所後就開始給公安局的人請客送禮疏通關係,並向員警交了三、四萬元贖金,員警答應四、五天后就釋放何成榮。不承想,2013 1 9日中午12時左右,阿克蘇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三名男警突然前來通知,說何成榮於 8日晚因心肌梗塞被送進阿克蘇農一師人民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無奈,何成榮的家屬直等到 1 10 日下午 16 時才見到何的遺體,眼前的慘狀讓家屬目瞪口呆:何成榮的遺體遍體鱗傷,雙耳後有 2 釐米寬的烏紫痕跡,脖子兩側也有手指寬的豎道,背上是一道道青紫色的傷痕,整個背部全是傷,連巴掌大的正常膚色都看不到,雙臂也有條條道道的青紫色,下身全部浮腫,雙腿腫得像麵包,竟然比正常人的腿粗一倍(不知道中共警方究竟使用了何種刑具)。

何成榮平時只有胃病,根本沒有心臟病、心肌梗塞之類的疾病,如果有這類疾病,就是被押送到看守所時,看守所也不會收,這是起碼的常識,加之警方根本無法出具何在醫院被搶救的診斷書,這些足以證明何是被警方嚴刑拷打致死的。在證據前當局百般抵賴,威逼利誘欲要大事化小。自110日何家人見到何成榮的遺體後,警方怕何家人發現更多證據,便再不允許其家人見遺體。並強迫何成榮的丈夫簽字承認何是病死的,但何的丈夫仍拒不簽字。2013 2 5 日,阿克蘇警方在西大橋火葬場將何成榮的遺體強行火化。

3.6.蔣春娣

蔣春娣,女,死於2012 12 17日,時年 63 歲,江蘇省揚中市新壩鎮永平村人,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以下是她被中共警方抓捕及秘密殺害的過程。

據知情人反映,蔣春娣老人是一個安分守已的農村婦女,和女兒張群(40 歲)相依為命,忙完自家的農活後常常到附近村莊去傳福音。2012 12 13日下午 2點左右,蔣春娣、張群母女與同村的幾個基督徒在本村的老年活動室傳完福音出來,被警方抓捕,蔣春娣、張群母女等一同被押至新壩派出所。

在新壩派出所,蔣春娣等人被分開審訊。另據知情人透露,那天蔣春娣老人同樣被審訊到次日淩晨。員警對老人威脅、恐嚇後,強行押著老人回去抄家, 12 17 日,蔣春娣的鄰居無意中發現屋後門前的河裡漂著一具死屍,背朝上,就急忙報了警,經確認死者竟是蔣春娣老人。蔣春娣老人已離開了人世,她被捕後究竟是怎樣被中共員警摧殘殺害的,具體細節人們不得而知,但知道的是當時蔣春娣老人是被中共員警抓捕並在其嚴密控制之下,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根本不可能也沒法掙脫警方的控制自己跑到河塘裡自殺,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而中共警方給出的說辭實在太荒唐,無法服眾。

3.7.王鳳田

王鳳田,女,死於2009 3月,時年42 歲,山東省濰坊昌邑市岞山鎮人,全能神教會信徒。以下是她被中共警方抓捕至殘忍殺害的過程。

2009 1 16 日晚7 點左右,山東省濰坊市峽山區岞山街道派出所的幾名員警闖進基督徒王鳳田家中將其抓捕到岞山街道派出所。

在岞山街道派出所,王鳳田遭刑訊逼供,受到殘酷毆打。據同時被捕的基督徒海鷗(化名)回憶:在看守所裡,王鳳田一直要求取保候審,但警方不答應。王鳳田在看守所一共被提審了四次,在王被提審時,海鷗曾聽到她的哭聲,還看見王被戴上了非常沉重的腳鐐,致使其無法站立,走路也直不起腰。216日是王鳳田等人被拘押滿一個月的時間,因警方拿不出定罪證據,看守所讓王等人在寫有“無罪釋放”的紙上簽了字,準備釋放。當時,岞山街道派出所的十多個員警就在旁邊站著,海鷗、王鳳田,還有與她關在同一監室的明慧(化名)剛簽完字,員警就一擁而上把她們三人反銬起來,蒙上黑頭套像押死刑犯一樣押上了車,連看守所的一名員警都驚得目瞪口呆,說:“這是怎麼了?不是無罪釋放了嗎?”

警方將王鳳田等三人秘密押送到了一家賓館(後得知是景芝“水雲天賓館”)裡非法拘禁。期間,海鷗聽到隔壁房間傳出員警的吼叫聲、打砸東西聲和王的慘叫聲,並聽到一韓姓員警說:“王鳳田不招供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成豬頭了!”海鷗聽後暗暗哭泣。雖然警方私設公堂嚴刑逼供王鳳田等人,但沒得到任何口供。半個月後,也就是三月初,王鳳田被警方用酷刑活活地折磨死!

當時是由岞山街道派出所、王家莊子派出所、景芝派出所、昌邑派出所的員警聯合審案,參與審訊的人有:抓捕組長朱冠卿(男,40 多歲,祖籍河南,退役軍人,山東省濰坊市峽山區岞山街道派出所員警,職務不詳);岞山街道派出所的所長兼書記尹高峰(男,50 多歲,瘦高個,山東省昌邑地區人);邵長磊(男,30 多歲,家住岞山街道駐地,山東省濰坊市峽山區王家莊子派出所員警,好像是某科的科長)以及多名輔導員、科長及警員。在這半個月中,王遭受了怎樣的酷刑我們無從得知,但從她被殘害致死的事實足以證明,中共對基督徒刑訊逼供的迫害手段極其殘忍!

王鳳田被毒打致死後,警方並沒有在第一時間通知其家屬,而是隱瞞死訊,有意拖延,給其掩蓋罪行留出時間。王鳳田的妹妹去認屍時,看到其姐姐背部一片青紫,明顯看出死者生前曾遭受過慘無人道的折磨和虐待!但迫於當地警方的壓力,他們不敢繼續追究此事。

3.8.馬鎖萍

馬鎖萍,女,死於2009722日,時年40 歲。山西省臨汾市鄉寧縣雙鶴鄉雙鳳淹大隊樊村人,全能神教會主要帶領。以下是她被殘害致死的過程。

2009 717日下午2 點左右,馬鎖萍與其他四名基督徒被抓捕,他們被帶至唐山市軍分區招待所單獨審訊。

據知情人透露,警方早已得知馬鎖萍是全能神教會的主要帶領並將其定為“國家領導級別的人物”,2008 7 月就已在公安網上通緝,河南省鄭州市公安局曾多次搜捕都沒抓到人。2009 年,警方利用手機監控、跟蹤等手段確定了馬鎖萍在唐山的位置後,隨即展開秘密抓捕。

事後瞭解到,警方曾用酷刑逼問與馬鎖萍一起被捕的兩個基督徒,讓她們交代馬鎖萍到底管理教會多少奉獻款及具體存放地點等。她們回答不知道,員警就連續逼供三天三夜,期間不讓兩人睡覺、吃飯,不停地踢踹她倆,還把她們的雙手反銬在背後多次猛烈提拉,致使銬齒紮進手腕的肉裡。之後員警又用鞋底扇臉、牙籤扎手指甲、摁住腦袋往地上撞等手段虐待、摧殘二人,直至她們都昏死過去,其中一基督徒難以忍受酷刑折磨,撞牆輕生,頭上血流不止,但仍有河南籍員警繼續逼供,直到旁邊陪審的一男警說“她們這個級別的人不知道錢的事”,這些員警才停止暴行。

7 22 日,馬鎖萍被中共警方殘害致死,但警方向其家屬隱瞞了這一消息,而是開始採取種種措施,為防止日後馬的家人追究他們的責任做好準備。馬鎖萍的丈夫宋××是馬鎖萍被害事件的知情人,但迫於中共警方及當地政府的壓力,他們一直回避此事,且與警方統一口徑對外謊稱馬鎖萍確屬心臟病猝死。馬鎖萍被害事件過去幾年後,與其一同被捕的基督徒還處於警方的嚴密監控之中,至今他們提起這樁慘案仍心有餘悸。

3.9.王名遲

王名遲,男,死於2006 12 24 日,時年 45 歲,山東省聊城市莘縣燕店鎮麻寨村人,全能神教會信徒。以下是他被中共警方秘密抓捕至殘忍殺害的過程。

2006 5 月的一天,王名遲去陽谷縣城傳福音,被人舉報,當時王名遲正走在路上,被一直盯梢的幾名員警(聊城市陽谷縣國保大隊的員警)攔住去路並實施了抓捕,隨即被帶到陽穀縣公安局。

王名遲被陽穀縣公安局非法關押了半年時間,受到警方數百次嚴刑拷打,並多次被毒打折磨得昏死過去,即便這樣,警方也沒有放鬆對其的酷刑折磨,在數十種刑具中,只剩下一樣“抱火龍”沒給王用過!面對死一般的酷刑,王仍沒吐露一點兒關於教會的資訊。最後,陽穀警方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破壞治安、倒賣書籍”的荒唐罪名判處王名遲勞動教養三年,隨即押往山東省淄博市勞教所。

因著陽谷警方對王名遲半年的非法關押與酷刑毒打,王身體的各個部位都已傷痕累累,身體已經特別虛弱,再加上在淄博市勞教所承受著出苦力的折磨,沒過多長時間,王便體力不支、一病不起。淄博市勞教所怕花錢,又怕王死在裡面承擔責任,便於 2006 12 15日通知陽穀縣公安局,讓王的家人趕快來接人,但又以刑期未滿為由,逼王的家人交 20000元人民幣,可王家十分貧窮,王名遲的親戚東拼西借也沒有湊齊這筆錢。

12 16 日,淄博市勞教所見王名遲的身體已經不行了,就又打電話說,不用拿錢了,趕緊把人領走。12 17 日,王名遲本村的大隊書記和王的兩個弟弟及侄子一行四人急忙趕到淄博,當他們在勞教所見到王名遲時都驚呆了,沒想到短短半年多時間,身高 1 8 的王名遲就由一個體重180 多斤,面容白胖、體格健壯的山東大漢,變成一個體重不到 100 斤,瘦到皮包骨頭,面色黑黃,兩眼發呆的孱弱病人。

2006 12 24 日晚上 9 點多,也就是王名遲回到家後的第八天,因傷勢過重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基督徒王名遲是一個忠厚老實的農民,他心地善良,不善言語,一生都沒有做過任何違反法律的事,但就這樣一個人卻被中共警方無故抓捕、非法關押、肆意酷刑、折磨致死!

3.10.吳海燕

吳海燕,女,死於2014720日,時年 57 歲,山西省運城地區河津市清澗鎮杜家溝村人,全能神教會事工人員。以下是她被害的經過。

2013 3 月初,員警得知吳海燕是全能神教會小區級的事工人員後,便連續對她實施了三次抓捕,均未成功。在外逃亡了九個月後,吳海燕回到家中,2014 7 7日晚6 點左右,河津市國保大隊員警聞訊闖入她家將其強行抓捕,並把她關在河津市紀檢委法律培訓中心二樓的一個房間內。

7 月 17 日,員警又抓捕了全能神教會的另一女基督徒李慧(化名),將她與吳海燕關押在一起。7月19日中午,國保大隊長程飛在關押李女士的隔壁房間審訊吳海燕,李慧聽到程飛逼吳海燕說出教會資訊。當日晚8點多,一員警再次給吳海燕和李慧作思想工作,誘勸二人放棄信仰出賣教會和其他基督徒,二人堅決不從。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吳海燕、李慧二人被員警安排打掃衛生。等二人掃乾淨一個院子後,吳海燕被安排去樓上擦玻璃,李慧去掃廁所。僅十幾分鐘時間,李慧就聽有人喊:“吳海燕跳樓啦!”由於事發突然,李慧驚恐不已,癱坐在地流淚痛哭。吳出事後,看門的人跟李慧說:“給你家打電話了,你的家人馬上就來。”當天,李慧被親戚接走。雖然警方對吳海燕的死亡原因解釋為她本人跳樓自殺的,但李慧覺得此事太蹊蹺,一是事發前吳海燕沒有任何要自殺的傾向,二是如果吳真是自殺的話,員警為什麼再三威脅恐嚇她,不讓她說出此事,至今還對她實施跟蹤、監控!

吳海燕死後,本村村民表示強烈憤慨,很多人質問中共司法機關:“你們帶走的是一個好端端的人,送回來的卻是一具屍首。”“這麼實在的一個人,就因著信神被逼死了。”

3.11.鄭秀芬

鄭秀芬,女,死於20035月,時年37 歲,原是浙江省溫州市文成縣人,後遷居到浙江省里安市海安鎮柵溪水庫安陽安居點,基督教家庭教會全能教會信徒。

以下是與鄭秀芬關押在同一個牢房的目擊證人和琴(浙江省溫州市甌北鎮人,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現已逃亡美國)對鄭秀芬在莫干山勞教所過勞猝死的全過程陳述:

2002 9 26 日,因丈夫舉報,鄭秀芬被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甌海區分局局長沈強(男,40 歲)、民警骨幹建明等四名員警強行抓捕。之後,警方以“參加邪教組織,擾亂社會治安”為罪名,判處鄭秀芬勞教 1 年,刑滿日期為 2003 9 26 日。2002 11 月份,鄭秀芬被中共員警轉押到浙江省湖州市武康鎮莫干山勞教所服刑,後被分配到二大隊一中隊的裁縫組強制勞動。當時我因信全能神被抓捕,也在莫干山勞教所服刑,和鄭秀芬分在同一裁縫組。

在勞教所裡,每個信全能神的基督徒胸前都掛著一個黃卡,上面寫著“特別嚴管”四個字,這是中共政府給信神的人做的特別標記,我們因此也就有了“特殊待遇”。我們每天早上5 點半起床、洗漱,早餐吃饅頭,饅頭很小,喝的白粥都是用過夜剩飯煮的,稀得幾乎看不到米粒,根本就吃不飽。再加上我們這個裁縫組的工作強度很大,消耗體力也就特別大,我們經常餓得頭暈、渾身無力。特別是鄭秀芬所在的小組經常要趕工,多數時候都趕不上吃飯時間,時間長了飯菜都涼了,她經常吃涼透的飯菜,有時甚至連飯都吃不上,不僅如此,每次趕工後,還要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到勞教所的大廳裡學習“洗腦”條例,學不好還要受到相應的處罰。因著被中共政府帶上“特別嚴管”的頭銜,基督徒在監獄裡受到獄警們的虐待、歧視、打壓,過著豬狗不如的地獄生活。

20035月的一天,鄭秀芬趕完工到後拖著沉重的雙腿急匆匆趕往勞教所的大廳裡學習。大約晚上8點多,她回到宿舍,突然感到一陣頭暈、噁心、渾身不舒服,直想嘔吐。我看到她滿臉通紅,脖子都漲得粗起來了,蹲在地上拼命喘氣,趕緊把她扶起來坐到外面的值班室門口。鄭秀芬非常難受,癱坐在椅子上,她全身都開始冒冷汗,手冰冷冷的。等醫生不緊不慢地來到勞教所已經是晚上 11 點多了,離鄭發病快 3個小時了。隊長讓兩個犯人把鄭架出去,鄭秀芬的雙腳已經失去了知覺,是被兩個犯人拖出去的。後來聽值班勞教說,他們拖著鄭只走了一會兒,後來連拖著都拖不動了,只能背著她去醫務室。值班勞教還偷偷地對其他犯人說,當時鄭出現了嚴重的虛脫,冒出的冷汗浸透了衣服,甚至都能擠出水來,人已經不行了,錯過搶救時間了,沒有救了。年僅 37歲的基督徒鄭秀芬在沒有任何親人的陪伴下,就這樣孤零零地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

3.12.謝永江

謝永江,男,死於1997 5 2 日,時年43 歲,安徽省淮北市濉溪縣五溝鎮大陳村謝圩莊人,基督教全能神家庭教會信徒。以下是謝永江被中共警方抓捕至殘忍殺害的過程。

1997 4 30 日淩晨 2 點,謝永江與女婿高××(時年 24歲)及高父(時年 54 歲,現已病故)辦理完教會事務騎自行車回家,行至五溝鎮附近時,被正在巡邏的五溝鎮派出所的員警攔截。謝永江曾因信神被抓捕過兩次,當地的員警都認識他,所以巡邏員警一看到謝永江不由分說就將他們三人強行抓捕,押至五溝鎮派出所。5 2 日,謝永江的家人被告知謝永江在派出所自縊身亡。5 10 日,謝的親屬在濉溪縣百善火葬廠看到謝永江的遺體遍體鱗傷、慘不忍睹。

謝被員警殘害至死的事在當地引起轟動,迫於輿論壓力,濉溪縣檢察院批准逮捕了承認對謝永江刑訊逼供的五溝鎮派出所協警王民(五溝鎮孟集村王家莊人),後在濉溪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判處王民有期徒刑三年,賠償原告家屬經濟損失及經濟補償計四萬一千元。但後來得知,王民被監外執行,判刑只是走個形式而已。

近期獲悉,據當年在五溝鎮派出所上班的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協警說:當年所長馬正山想把刑訊逼供的罪名讓他承擔,並對他承諾關幾天走個形式就把他弄出來,讓他只承擔罪名,不承擔後果。這位協警回家與其父親、哥哥商量,遭到家人強烈反對,才拒絕了馬正山的要求。

這起慘案距今已有二十年了,冤情仍未昭雪,當年謝永江到底是如何被殘害致死的,具體細節我們不得而知,但從被害人全身所留下的累累傷痕,以及其喉結以下的一圈令人匪夷所思的勒痕來看,不難想像當年謝永江遭受了怎樣的非人折磨與摧殘!

3.13.葉愛中

葉愛中,男,死於20123 29 日,時年 42 歲,江蘇省宿遷市沭陽縣悅來鎮人,全能神家庭教會講道人。以下是葉愛中被中共警方跟蹤抓捕至殘忍殺害的過程。

據知情人透露:葉愛中是個熱心腸,愛幫助人,平時經常幫其他基督徒購買、退換聽詩歌、講道用的 MP5 機子。因葉愛中頻繁出入電腦城引起了中共警方的注意,他的行蹤很快被警方嚴密監視。

2012 年 3 月 26 日上午 8 點多,葉愛中與本鎮的一馮姓基督徒(男,40 歲)到沭陽縣電腦城準備幫幾個基督徒購買 MP5 機子,被員警抓捕並被帶至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葉愛中和馮姓基督徒被捕後,中共警方為了獲取全能神教會內部情況及奉獻款的資訊,兩天兩夜沒給葉馮二人吃一口飯、喝一口水。28 日,員警又把二人帶到沭陽縣刑警大隊二樓分開審訊。據馮姓基督徒透露,那天,共有六個員警對其刑訊,為首的是一個 40 歲左右的胖圓臉員警。他們逼馮坐在電椅上,將其手腳全部緊綁在椅子上,馮一動不能動。兩個年輕的員警用電棍朝馮的腰部、前胸、腿部、胳膊等處瘋狂電擊,被戳之處又麻又痛,像被蜜蜂叮咬一樣難受,最後渾身麻木失去了知覺。就這樣,六個員警分成三組輪番上陣對其電擊,直到電棍的電耗盡,他們仍不罷手,因沒得到口供,他們讓人再拿來電棍,準備進行新一輪的摧殘。因沒有找到電棍他們才被迫停止電擊,把馮從電椅上放了下來。

此時已是深夜12 點左右,員警們又把電椅搬到隔壁關押葉愛中的屋裡。隨後就傳來葉愛中撕心裂肺的慘叫,慘叫聲在寂靜的深夜持續了一小時左右,之後慘叫聲越來越小,直到淩晨4 點左右就再也沒有聽到聲音了。

員警雖然把馮從電椅上放下來,卻沒有停止對他的刑訊。他們命馮坐在地上兩腿併攏伸直,一員警死死地踩住馮的兩個腳踝,使其動彈不得;另一員警把沒電的電棍橫放在馮的兩條腿上,然後踩在電棍上來回使勁地搓弄了足足半小時,馮兩條腿上的皮硬生生地被搓掉並滲出血來。之後他們又找來一根帶電的電棍,不由分說朝馮的後腦勺一個勁地電擊,直至其昏死過去。當馮醒來後,才發現自己的後腦勺被電擊得腫起一個硬塊(三個月後還沒有完全消腫),他感到渾身癱軟無力,整個頭昏沉難耐抬不起來。

用完刑後,員警把馮鎖在椅子上一直不讓其合眼。次日天剛亮(3月29日),他們就帶馮出去。當路過關押葉愛中的房門口時,馮看到葉愛中坐在電椅上低垂著頭一動不動,就喊了他兩聲,但葉愛中卻沒有任何反應。員警對馮說:“他都不理你了,走吧!”3 月 29 日,警方以“涉嫌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將馮姓基督徒押到沭陽縣拘留所關押了15天。

2012年3 月29 日,葉愛中被中共警方酷刑折磨而死。3 月 30 日,沭陽縣刑警大隊的員警通知葉的家人說葉愛中死了。聽此噩耗,葉愛中的家人無法承受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葉的二弟強忍悲痛與員警理論,問他哥哥信神又不犯法,為什麼被抓還被打死?一個 30 多歲的員警竟荒謬地撂出一句:“不是打死的!是生病,體檢抽血化驗而死!”當葉的家人向他們要醫院的診斷證明時,這些員警卻支支吾吾拿不出來。這讓葉的家人更加懷疑葉愛中是被員警毒打折磨致死的,因為他們知道葉愛中的身體一直很好,傷風感冒都很少。一個身體健壯活生生的人,在被捕三天后怎麼就突然死了呢?而且還是“生病,體檢抽血化驗而死!”這樣的說辭讓葉的家人無法接受,因此雙方一直僵持不下。最後迫於中共警方的淫威,葉愛中的家人只好含淚簽字。直至 4 月 5 日,葉的家人才獲准見葉愛中的遺體。

3.14.葉建

葉建,男,死於2012年2月,時年63歲。其被迫害時50歲,家住山東省龍口市龍口經濟開發區龍口市玻璃廠職工,基督教家庭教會全能神教會傳道人。以下是葉建被迫害致精神分裂,最終死亡的過程。

葉建老實本分,熱心事奉,喜歡傳福音,經常到山東省蓬萊市、煙臺市一帶傳福音。但令人沒想到的是,在一次外出傳福音時他被中共當局抓捕,慘遭酷刑折磨,致其精神分裂,十三年後含冤離世。

據葉建之妻菊花(化名)回憶:1999年5月的一天,一輛計程車突然停在她家門外,是外出十多天的丈夫葉建回來了,他目光呆滯身無分文,菊花為其代付車費後將其領回家中。菊花看到丈夫十幾天沒見突然暴瘦到皮包骨頭,且精神有些恍惚,趕緊詢問緣由,得知葉建在傳福音時被員警抓捕,受到酷刑折磨。葉建還說,員警將其強行抓捕之後,把他綁在鐵椅子上,左右開弓猛扇其耳光,他記不清打了多少下了,直到他的耳朵被打聾員警才罷手。在刑訊逼供期間,員警曾5天不給其吃飯、喝水。

菊花得知此事,心痛不已,忙為其做飯。吃飯時,葉建端起飯碗只吃了兩口,便一點一點地將碗中的飯倒掉,直至倒完,然後突然撒手將碗摔碎。還沒等菊花反應過來,葉建突然起身向菊花打過來,此時菊花才發現葉建已經精神失常。葉的家人將其送往山東省龍口市黃山精神病醫院,診斷結果為:精神分裂症(診斷書在2012年葉建去世時已經燒掉)。之後,葉建因完全喪失勞動能力,被其工作單位龍口市玻璃廠辭退。

葉建雖已精神失常,但酷刑折磨給其心靈留下的烙印和冤屈難以磨滅,自葉建被警方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精神失常後,一直遭受世人的歧視、冷漠。2012年2月,葉建含冤去世,時年63歲。

3.15.張紅濤

張紅濤,女,死於2012年 12月6 日,時年 55 歲,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石佛鎮董河村人,基督教全能神教會信徒。以下就是張紅濤被中共當局抓捕至殘忍殺害的過程。

2012年 12月6 日上午9 點多,張紅濤和幾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在甘肅省隴南市成縣小川鎮傳福音時被抓。12 月 7 日淩晨 2 點多,小川鎮派出所的員警突然開車到徽縣張紅濤的姐姐家,連夜叫他們夫妻二人去成縣公安局辨認屍體,當時只有張的姐夫一人去了。當掀開蓋屍布時,只見張紅濤滿臉烏青、面目全非,其姐夫被嚇得當場心臟病發作,後夫妻二人為此病倒。

12 月 7 日,成縣公安局的員警找到張紅濤的丈夫董某,告知其“張紅濤在成縣傳教被抓,因腦出血死亡”,當日董某便隨公安局的員警去成縣辨認屍體。在成縣公安局,董某看見妻子張紅濤全身赤裸,平躺在一間小屋內,而且頭蓋骨已被打開做過屍檢,頭部有一個雞蛋大小的腫塊,臉部、頸部、肩部、背部及腿上有多處青腫,看上去是被人打的。董某驚栗而站,還沒緩過神就被員警帶出去簽字。董某悲痛欲絕,質問警方為何人成了這樣,派出所的員警推脫說“張紅濤是突發腦出血死亡的,屍體解剖是為了證實死因”,其餘情況再沒透露。董某看到妻子屍體上的傷痕懷疑妻子是被員警打死的,次日便聯繫家人及村裡人一同前往成縣公安局討要說法,因不知道此事該找誰解決,張紅濤的家人東碰西撞先後找過縣公安局領導、縣政法委的領導以及信訪辦,但各部門都以“領導出差”為由回避,上訪無果。後張的家人憤怒返回成縣公安局要求解決問題,但得到的回答卻是:“12月 6日,張紅濤在成縣大街上和一名同黨宣傳全能神教,10 點多,張紅濤被帶到公安局問話,什麼都不肯說,之後便死亡。死者屬於正常死亡,經屍檢判定是腦出血,公安局不負任何責任。”

張紅濤的家人四處控告,但狀告無門,有理無處說,最終,此事不了了之。成縣警方怕張紅濤屍體上的傷痕暴露其罪行便匆匆將屍體火化,掩埋在成縣的一處地方。

3.16.張煥福

張煥福,女,死於2009 年 4 月,時年50 歲,重慶市江津區朱楊鎮橋坪村人,基督教家庭教會全能神教會信徒。以下是張煥福被中共警方秘密抓捕至殘害致死的過程。

張煥福、曹本賢夫婦是一對老實巴交的農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夫妻二人接受信仰後,經常與附近基督徒一起聽道聚會。但好景不長,張煥福家成為聚會點的事被人舉報。

2007 年 8 月 18 日上午 10 點左右,重慶市永川區公安局的一輛警車停到了張煥福家門口,幾名員警將張煥福抓捕,帶至永川區公安局。

2009 年 4 月的一天,重慶市江北區石馬河女子勞教所打電話給曹本賢,說:“你妻子得了重病,你來看看。”當日上午 10 點左右,勞教所派兩個年輕員警開車到橋坪村接曹本賢。到了勞教所,曹很奇怪地問:“你們說我妻子得重病了,你們該把我拉到醫院去,怎麼拉到關她的監獄來了?”一員警厲聲說:“你少廢話,拉你到哪就到哪!”進了監獄,員警帶曹去了一個地方,指著地上用一床又黑又髒的爛被子蓋著的人,說:“那裡,那個就是你妻子,她自己上吊死了。”隨後,警方便將張煥福的屍體強行拉火葬場火化。

據當年與張煥福同期服刑的全能神教會信徒楊某回憶:“我和張煥福都在石馬河女子勞教所三大隊服刑时,她住我隔壁,但不在同一個班幹活。她的死整個勞教所裡的人都知道,但都是敢怒不敢言。勞教所有個規矩,凡是剛來的犯人第一個月,每天早晨五點鐘起床,洗漱完畢就開始背二十三條監規,背不過的要受到相應的體罰。張煥福因記憶力差,第一次背不過,被罰站一小時;第二次背不過,體罰下蹲半小時;第三次背不過,在操場上跑二十圈;第四次背不過,不許吃飯;第五次背不過,不許上廁所,大小便都拉在褲子裡。張煥福因背不過監規,常常挨餓,有時被餓得暈過去,隊長卻說她是裝瘋賣傻,對她一頓拳打腳踢。有一次,一個犯人看到張煥福實在可憐,就掏錢給她買了一份菜,被劉隊長發現了,當時體罰那個犯人三百個下蹲。

2009 年 4 月的一天,值班人員(大隊長在犯人中選的組長)睡著了,大約淩晨兩點鐘,交接班時發現張煥福把被套撕成布條吊死在鐵門窗上了。天不亮獄警就通知張煥福所在牢房的人員開緊急會議,不許任何人走露風聲,也不許離開牢房半步,還威脅、恐嚇說:‘誰若透露真情半句,立馬死定!’”

回家後,曹本賢打電話給親戚告知了張煥福離世的消息。親戚們又悲痛又氣憤:張煥福一直都是個老實本分的人,沒做過任何違法亂紀的事,中共政府憑什麼把她抓捕隨便整死?還讓挖個坑悄悄埋了!為討個說法,張煥福的親屬一行16人到石馬河女子勞教所評理,張煥福的小女兒頭上包著孝布,胸前掛著寫有“還我媽的命來”字樣的牌子,抱著骨灰盒,走在最前面。石馬河女子勞教所的員警見狀,竟如臨大敵般端著槍將十六人包圍起來,威脅說:“你們弄成這樣也沒用,弄死人是經常的事,前兩天還弄死一個,丟在外面管都沒人管,屍體都不知道是被誰撿去了。”張煥福的親屬一直在勞教所門口堅持抗議了一個月零兩天。最後,威脅之下,此事也就此了結。

3.17.張來姑

張來姑,女,時年35歲,安徽省蕪湖市南陵縣人,全能神教會傳福音人員。以下是張來姑被中共當局抓捕至迫害致死的事實經過。

2012年12月12日晚8時許,張來姑在上海市奉賢區奉城鎮一社區傳福音時被人舉報。隨後奉城鎮派出所的七、八個便衣員警趕到將張來姑抓捕,押送到奉賢區奉城派出所,當晚員警便把張來姑轉移至上海市閔行區看守所關押。

據當年與張來姑一同被關押的李姓基督徒回憶:當時,我被關押在38號監室,張來姑關押在我隔壁的36號監室。因張來姑沒有說出自己的姓名,看守所裡的人都喊她無名氏。她進來第五天,我聽到36號監室傳來爭吵聲,牢頭向管教報告說:“無名氏跟我們吵。”張來姑委屈地說:“我沒有跟她們吵,是她們不讓我喝熱水。”我聽出是牢頭又在欺負張來姑了。又聽到牢頭蠻橫地說:“你是信邪教的,你就不該要熱水。”管教說:“以後不要給她熱水,她連名字都沒有,憑什麼給她熱水!”自那以後,她們就再沒給過張來姑熱水。

有一次,我又聽到管教罵張來姑,還說了一些褻瀆全能神的話。在看守所,我最後一次見張來姑的那一幕至今清晰地印在我的腦子裡。當時我聽到喇叭裡喊了聲“36號無名氏出來!”不一會兒,張來姑從我的監室前經過。身上穿的黃色羽絨服因被員警剪掉了拉鍊,敞開著,她不敢扭過頭看我,只能斜著眼看過來。我向張來姑擠擠眼、點點頭,意思是為她打氣加油,這是我們唯一的交流方式。但她這次沒有回應我。我看到她的表情很凝重,臉蠟黃蠟黃的,眼皮耷拉著,很無奈,眼神很淒涼,感覺她受了很大的委屈,讓人看了很揪心。我不明白張來姑怎麼突然間變成了這樣?

從那天起,我一直在監室門口等張來姑的消息,上廁所時我告訴監獄裡的其他姐妹也留心著關於張來姑的消息,也注意聽喇叭裡有沒有喊無名氏,監室裡是否有爭吵聲。奇怪的是那幾天36號監室異常安靜,也沒再聽到管教罵人,一直等到我被釋放也沒有張來姑的消息。直到出獄後,我才得知張來姑在被關押期間已經被員警迫害死了。張來姑的娘家人說員警告訴他們,張是把褲子撕成條擰成繩子在廁所上吊自殺的,但張家人看到張來姑的脖子上有一圈深深的勒痕,一看就是被勒死的。聽到這話,我很氣憤,因為我很清楚員警在撒謊,當時我和張來姑被關押的那個看守所裡面的廁所都是蹲坑,燈是嵌在牆裡面的,牆壁上都貼著光滑的瓷磚,成弧形斜坡狀,沒有任何棱角和凸起,而且牆壁大約有4米高,沒有任何可以掛東西的地方,在裡面根本無法上吊自殺。

張來姑去世後,上海市閔行區看守所通知其家屬說她在看守所自殺了,張的家人都驚呆了。因他們瞭解張是個性格開朗、堅強的人,根本不可能自殺。張家人感到氣憤,二三十名親屬一同到閔行區看守所討公道,要求見張來姑的屍體。當張的家人見到張來姑的屍體,看到她脖子上深深的勒痕時,更加確定張來姑是被人勒死後,又做出她上吊自殺的假像。張來姑的侄子拿出手機給張的屍體拍照,警方見狀,立即上前強行制止。家屬氣憤不已,就與警方爭執,警方見勢,便恐嚇說:“誰若鬧事就抓誰!”緊接著,警方就把二三十名家屬控制在看守所的一間大廳裡,並一個個盤問其與張來姑是什麼關係。期間,不允許他們出大門。

2013年1月12日,張來姑的屍體在閔行區火葬場火化了。張的家人悲痛萬分,把張的骨灰帶回老家安葬。

張來姑死後,上海市公安局與安徽省蕪湖市南陵縣公安局派出五、六輛警車,幾十名員警來到張來姑的娘家,揚言要把整個村莊上信神的聚會點全部搗毀。員警跑到張來姑的嫂子家調查,其嫂子說:“為什麼我家張來姑只是信神你們就把她給活活打死了呢?”員警不正面回答,反而轉移話題怒斥道:“還有哪個是信神的?你說!”旁邊的村民說:“哪敢給你講,給你講了你們就把人打死。”之後,員警到村上調查了一圈,沒有人搭理他們,不到半小時他們就走了。

3.18.張照奇

張照奇,男,死於2005年9月9日,時年 50 歲,山西省長治市沁縣城關鎮坡頭村人,全能神教會傳福音人員。以下是他被捕及被殘害致死的事實經過。

2005 年 9 月 8 日晚 9 點多,張照奇正在沁源縣交口鎮尚義大隊中李村的一趙姓基督徒家聚會時遭抓捕,隨後被押到沁源縣交口鎮派出所。

據公安局內部人員透露:9 月 9 日下午 1 點多,張照奇被轉押到沁源縣公安局辦公室,由李傑、趙偉、李燕兵、胡海龍四名男警同時對張進行審訊,四人在審訊過程中對張實施毆打,但審訊無果。當晚 6 點多,警方將張照奇押至沁源縣看守所審訊,主審人員換成了沁源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史建業,審訊仍無進展。沁源縣看守所所長郝明珠(男,當年 50 歲左右)被同事打電話召回參與審訊,郝明珠見張照奇仍不肯說出教會任何資訊,惱羞成怒拿起一根木棍對張的全身上下狠勁抽打,整整打了一個小時,張被打得遍體鱗傷,五臟全被打壞了,於當晚 9時許慘死在沁源縣看守所。

據悉,張照奇死亡後的第二天,山西省長治市檢察院的人來到看守所,看到張的屍體全身傷痕累累,明顯為刑訊致死,但就在這樣的事實證據面前,中共兩級司法機關竟然沆瀣一氣掩蓋罪證。他們把郝明珠象徵性地關進了沁縣看守所,而沁源縣公安局局長賈文靜在全局大會上卻公開為郝開脫罪責,責怪當時無人勸阻郝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沁源縣公安局局長賈文靜見無法找到定罪張的罪名,又害怕事情敗露丟了烏紗帽,便焚屍滅跡,消除罪證。接著警方指派沁縣城關派出所所長張樹偉出面將張照奇的大哥、二哥叫到派出所處理此事,張樹偉告知张家兄弟張照奇的屍體由警方負責火化,張家負責安葬。張家兄弟雖然知道弟弟是被警方迫害致死,但苦於求告無門,又害怕警方及當地政府部門加害他們,只好被迫同意。警方迅速將屍體火化,毀屍滅跡。10月底,張樹偉才帶著兩名男警將張照奇的骨灰轉交張家下葬。張照奇所有的親屬自始至終均未見到張的遺體。

事後,張照奇的侄兒覺得張死得太冤,不接受沁源縣公安局的處理結果,他將張的冤案上告到山西省公安廳,然而在中共掌權的官府,沒有主持公道的地方,案件根本無人過問。


四、遭受酷刑和不人道監禁232份案例

從下面統計的各個案例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出:

1) 中共當局對政治犯、良心犯普遍實施酷刑。

所有案例可以充分說明酷刑的普遍存在是中共當局大規模秘密殺戮政治犯、良心犯的首要措施。因為沒有酷刑,殺戮就無法實施。

我們搜集的611個政治犯良心犯案例中明確遭受酷刑的多達232例,超高統計案例的三分之一,而剩餘部分並非是沒有受到酷刑,而是獲取資訊不全,未統計進酷刑名單。已披露出來的高智晟、郭飛雄、謝陽、李和平、謝燕益、王全璋、吳淦等一大批政治犯、良心犯所遭遇的酷刑有的令人髮指,而所有酷刑種類五花八門。

各個公檢法辦案機關及看守所、監獄員警是實施酷刑的主體,他們實施酷刑肆無忌憚的程度令人震驚。這是因為所有酷刑受害者的控告都沒有得到中共當局監察機構的回應。實際上,中共當局就是以此方式系統地、明確地鼓勵其執法機構成員可以用酷刑的方式摧殘政治犯、良心犯,直至終結他們的生命。在以下個案中我們都有相應說明。

2) 中共當局對政治犯、良心犯的不人道監禁是一種普遍現象。

在獄中對政治犯、良心犯施加各種更加嚴厲的虐待手段,成為中共當局摧殘政治犯、良心犯身心的司空見慣的手段——長達數年不准放風,關押在狹小不見陽光的房屋內、極度惡劣食物是許多政治犯、良心犯都經歷過的。


有病不准保外就醫又不提供這種有效的治療,是當局故意殺戮政治犯、良心犯最常用的手段。目前獄中如王炳章、陳西等許多以長期服刑,身體狀況已極度脆弱的政治犯、良心犯正在面臨著劉曉波、楊天水同樣的命運。

(續)